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普定白癜风医院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2-17 19:38:20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普定白癜风医院,黑龙江白癜风发病原因,黑色素移植治疗白癜风,夏津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用外用药后白癜风患处发红是怎么回事,湖南治白癜风的专家,孩身上的白斑是白癜风

K图 600926_1

  随着监管标准不断提高,商业银行面临严峻的资本补充压力,尤其是上市一年左右的中小银行,在通过IPO募集资金后,还通过多种融资工具继续补充资本,A股上市尚不满一年的杭州银行即是其中一家。

  6月20日,杭州银行发布了《关于非公开发行优先股申请文件反馈意见的回复》的公告,就银监会的审查意见所涉及问题进行逐项回复,其中表示将采取非公开方式,一次性发行规模不超过人民币100亿元的优化股,募集资金将用于补充该公司其他一级资本。

  《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到,目前杭州银行正在推进非公开发行优先股的监管审批工作。而根据已披露的公告,多家上市银行已经或计划在境外发行优先股或通过其他渠道募集资金。

  “补血”压力大

  在不良率连升、风险加权资产增速、资本支出等资本消耗的情况下,杭州银行持续面临补充资本的压力。

  去年10月,杭州银行登录A股,首次公开发行2亿股,募集资金净额36.11亿元。根据杭州银行上述公告披露的信息显示,2016年12月31日数据静态测算,IPO融资可提升该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资本充足率各一个百分点,只是在一定程度上缓解资本管理压力。

  在 IPO不久之后,杭州银行于2017年1月17日,发布了募集资金的公告,表示拟非公开发行不超1亿股优先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人民币100亿元。杭州银行相关人士告诉记者,此非公开优先股发行计划已经上报监管部门,目前还在证监会审批过程中。

  “过去几年,银行的业务都在持续稳定扩张,银行业务发展到一定阶段,确实有补充资本的压力。”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银行研究室主任曾刚认为,资产的扩张和业务的增长,带来资本补充的需要。

  年报显示,杭州银行三年的总资产持续增速,从2014年的4185亿元到 2016年的7204亿元,几乎平均每年增幅三成,而业务和资产规模的持续发展需要消耗大量资本。

  同时,杭州银行的资产质量下行明显,不良贷款余额和不良贷款率近年来有所上升。该行良贷款率从2014年的1.20%到2016年的1.62%连续三年上升。

  其中,杭州银行2016年不良贷款总额40.04亿元,较年初增加了10.67亿元,不良率1.62%,较年初上升0.26%。年内提取减值准备43.69亿元,较上年增长45.08%,年末拨备覆盖率186.76%,较上年末下降6.67个百分点,拨贷比3.03%,较上年末提高0.39个百分点。

  6月20日,杭州银行发布了《关于非公开发行优先股申请文件反馈意见的回复》的公告,就银监会的审查意见所涉及问题进行逐项回复,其中涉及到杭州银行分行因业务违法违规受到银监会、人民银行等监管机构的处罚说明。

  据了解,处罚事项涉及外汇、贷款管理、反洗钱管理、票据业务等业务。杭州银行披露了上述行政处罚的产生原因、整改措施及效果,并表示制定内容制度,进一步防范各类业务风险。

  综合风险加权资产增速、以及资本性支出等因素影响,杭州银行补充一级资本的压力依然明显。

  资本监管标准提高

  一边是2018年底资本充足率达标的压力,一边是近期各项监管政策叠加,增加了资本补充的压力。

  从2017年一季报来看,截至3月末杭州银行总资产7402.65亿元,比上年度末增加2.75%;实现营业收入32.54亿元,比上年同期减少5.4%;净利润13.1亿元,比上年同期增加7.76%。

  同时,该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和一级资本充足率为9.94%,均略降于2016年同期水平;不良贷款率1.61%,拨备覆盖率189.29%,拨贷比3.05%。

  杭州银行在上述公告中表示:“公司需要在持续满足监管部门资本充足率最低要求的基础上预留一定比例的风险缓冲资本,以进一步增强抵御风险的能力,应对未来宏观经济发展的不确定性。因此,公司有必要在自身留存收益积累的基础上,通过外部融资适时、合理补充资本。”

  2013年1月1日起施行的《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要求商业银行在2018年底前达到规定的资本充足率监管要求,同时达到过渡期内分年度资本充足率要求,并将视情况要求增加不超过 2.5%的逆周期资本要求。

  “银行的资本的监管标准在不断提高,从2013年开始实施新的巴萨尔协议要求,要求银行的资本充足率比原来的大概高出3.5个百分点,但是并不是要求银行一步到位,而是从2013年开始,分六年的时间,到2018年底达到水平。”曾刚告诉记者,新的资本充足率标准的预期落地,以及标准的逐年提高都给银行带来的追加资本的压力。

  更直接的是,2017年以来的监管强化,尤其是银监会针对监管套利的整治,潜在导致的资本监管要求进一步提高。

  对此,曾刚认为:“今年监管排查,把一些表外、同业的业务进行穿透,对原来的一些资金进行重新的风险分类,把一些表外的资产可能要计入到表内来,那么风险资本规模也会上升。”

  另外,今年央行将把表外理财纳入MPA广义信贷指标,广义信贷增速成为新监管体系的核心指标,从而影响央行的宏观审慎资本充足率。

  国泰君安首席银行业分析师王剑认为:2017年部分银行广义信贷增速较2016年出现了大幅下滑,不过部分银行将在2017年内进行再融资补充资本,资本充足率将提高可支撑更高的广义信贷增速。

  据了解,多家上市中小银行甚至大行,已经或计划通过优先股、可转债或者二级资本债券等渠道募集资本。

  南京银行计划申请在2017~2018年发行不超过300亿元的金融债券,用于支持中长期资产业务的开展;今年4月份,上海银行公布拟实施200亿元优先股融资计划,以补充其他一级资本金;去年年底,江苏银行公告表示拟在境内发行总额不超过200亿元的优化股,目前正在证监会审核中。另外,近期江阴银行贵阳银行以及民生银行的可转债、优化股以及二级资本债分别获得监管部门批准发行,从而进一步补充资本。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扶绥白癜风医院